金寨县红摇篮文化培训服务中心
服务热线:0564-7192233
当前位置: 首页>>最新资讯>>最新资讯

长征路上的中医药


点击数:512022-05-10 00:00:00 来源: 金寨红摇篮

新闻摘要:1934-1936年,红军战略大转移。铁流滚滚,纵横14省,长驱二万五千里。顶枪林冒弹雨,爬雪山过草地,闯激流越关隘,破前堵甩后追………

长征丨人类历史上的英雄史诗


1934-1936年,红军战略大转移。铁流滚滚,纵横14省,长驱二万五千里。顶枪林冒弹雨,爬雪山过草地,闯激流越关隘,破前堵甩后追………历时之长、行程之遥、境况之险、困难之巨,举世无双,谱写了人类历史上的英雄史诗。



长征期间,红军连续作战,给养匮乏,环境恶劣,缺医少药。医务人员不顾个人安危,以鲜血和生命铸就忠心赤胆,用中西医结合的方法救死扶伤。其中,中医药显现了强劲的力量和作用,为长征的胜利和有效保存中国革命的骨干力量做出了历史性贡献。



长征开始后,红军总医院(医务部下设西医部、中医部和卫生学校等)与各分院一起随部队行动。为了加强医疗工作,红军医院相继吸纳了一些中医大夫。鉴于伤病员数量不断增加,西药难以满足需求。医务人员就地取材,一路行军一路采集草药。官兵们用生姜、辣椒、胡椒、白酒等辛温食物御寒,用万金油、杏仁油、山核桃油涂抹伤口,用针刺穴位治疗疟疾,用锅底灰(百草霜)向痢疾宣战。战斗一结束,批量的中草药便会流转至医院。为了便于携带和使用,中药房的工作人员常常夜以继日地加工制作………这一切有效地缓解了药品匮乏的状况。



长征时期,周恩来患了肝脓肿,中央急调戴济民前来治疗。戴济民原在地方行医,是毛泽东亲自登门拜访请来的名医。他原本学西医,后来又自习中医,到百姓中收集偏方,采集中草药,在中医方面有所实践与积累。他同医疗组的医生一起,中西医结合,精心调治,使得周恩来诸症渐消,终至痊愈。


长征途中,红军不时以野菜果腹,为了防止误食野菜中毒事件重演。朱德组织成立了野菜调查小组和40余人的采摘大队,还专门举办野菜展览。展出的野菜品种有:野韭菜、野蒜、荠菜、荨麻、车前草、马齿苋、鱼腥草、枸杞芽、蒲公英、灰灰菜、野芹菜、臭蒿子、牛耳大黄等。一位战士指着牛耳大黄说:“这不是中药材吗?”朱总司令说:“是呀,药材也来参加革命,应当管它叫‘革命菜’”。这些野菜,既能作为粮食充饥,有的还具有预防、治疗疾病之功效。


过草地时,董必武的脚部溃烂发炎,疼痛难忍,骑马、行走十分困难。后来,用草药“钻地蜈蚣”捣烂涂敷在伤口上,得以治愈。


红一、四方面军会师后,分两路北进,洪学智担任红四军政治部主任,属右路军。1935年8月底,政治部在大部队后面行军,带着伤病员,“前头部队已经走过,山坡上可吃的野菜野果都找不到了。”只好退回到黑水、芦花一带。这时,洪学智发起了高烧,“打了几十针,但烧都降不下来,昏迷不醒,眼看危在旦夕。”


洪学智回忆说,是部队从六七十里外请来中医。这位中医70来岁了,几代祖传的医术,是四方面军离开鄂豫皖时,把他抬着一起行军的,转战几千里,老中医治好了不少病人。老中医给洪学智把脉后,确诊为伤寒。大家说,洪主任吃了很多药,打了很多针,都不管用。老中医说,不用慌,我开一个方子,大家去找药,保证药到病除。于是部队派人到处找药。在一个小药店买到好几味药,但还缺六种,特别是缺主要的三四种。战友们漫山遍野去找,早上出去,下午带回来许多草药。老中医一看,说正是这几味,有治了。晚上八点多,洪学智吃下了第一碗中药,到天亮时又吃了一次。高烧还没退,但病情没发展了。白天再喝一次,老中医高兴地说:有救了!慢慢地,洪学智的高烧开始退去,“原来我闭着眼睛,不省人事,现在能睁眼认人。晚上接着吃药,烧就完全退了。”洪学智可以说是鬼门关边走了一遭。开头大家都以为他不行了,其中警卫排一名回族战士,与洪学智友情深厚,看洪学智病得这么厉害,很伤心,说洪主任都快死了,我还活着干什么,就一枪把自己打死了。洪学智清醒过来,听说这事儿,伤心地掉下眼泪:“他跟着我,一路上冒了多少险,吃了多少苦呀,千不该万不该这样呀!”



红1军第2师4团团长耿飚是长征的先头部队,部队出发前他正患疟疾,领导拟让他留在地方养病。耿飚软缠硬磨,终获批准出征。耿飚在湖南天堂圩遇到一位中医,自称有包治疟疾的祖传秘方。大夫说:“此药毒性甚大,能使人脱发毁容,讨不到堂客(老婆)的。”耿飚回答道:“不怕,只要让我干革命,没有堂客也成。”大夫遂开了药方,主要成分是斑蝥,去掉头足,以桂圆肉赋型。一剂九丸分三次服用,耿飚吃了三丸病就好了。


红3军团第4师师长张宗逊在同敌人争夺遵义城老鸦山的战斗中腿部负重伤,中医大夫用几味草药砸成糊状敷在伤口,再贴上膏药,伤势很快就好了。红2军团5师政委谭友林身患伤寒,连日高烧,不能进食。他一连吃了部队中医大夫杨云阶开的50多剂草药,病情才好转起来。红6军团颜文斌负伤,用南瓜瓤泡盐水裹伤口,一个星期就痊愈了。


红3军团卫生部部长饶正锡从苏区出发时,随身携带了一本《中草药手册》。他回忆说:“这本书在长征路上可帮了大忙。因为我们这些医务人员基本都是学用西药治病,在长征路上,有许多西药来源断绝,只好就地取材,从山上采草药。而这本《中草药手册》正好充当了我们的老师。从中不但学会了一些中草药的识别方法,还学会了一些验方。”


红军途经川北地区时,当地许多男子和妇女吸食鸦片。红军开办戒烟局,研制出以红花、芥子、茯苓等为主要成分的“戒烟丸”,免费发给这些“瘾君子”服用。红3军团到达贵州遵义时,当地流行伤寒。部队卫生员龙思泉根据祖传秘方,用中草药治愈了许多老乡的疾病。老百姓交口称誉道:红军是活菩萨。

 
王宏坤当时任红四方面军红四军军长,反“六路围攻”,红军收复失地。霍乱早先就在川军中流行,等红军反击占领失掉的根据地后,传染到了红军中,“根据地和红军纷纷组织起来抓预防、抓医治。”王宏坤也染上了霍乱。他回忆:“一天早饭后,我到司令部,刚一坐下,突然身上不停地颤抖,感觉到浑身冰凉,接着就是连续不断地拉肚子,到午饭后即不省人事。”军长病倒了,那还了得,战友们纷纷想办法。“有一个年过70的老中医,他的治疗有特效。不论病到什么程度,只要吃进了他开的药,就能活下来,他救下的指战员不计其数。”大家急坏了,连忙把这位老中医从百十里外抬到军部。老中医“给摸了脉,喝了药,不几个钟头,我醒过来也不泻了,接着又喝了两副药,病就好了。”“第二天上午9点,我醒过来,发现那位老中医站在面前,他安慰我再也没有事了。”


反“六路围攻”之后,红四方面军又发起嘉陵江战役。这位老中医同情共产党,跟着红军西渡嘉陵江。天幸!这位活人无数的老中医,又救下两位将军。

红四方面军刚渡过嘉陵江,陈锡联是红四军11师政委,坚守在绵阳西面的千佛山阵地,他回忆“我的身体出了毛病:先是上吐下泻,继而持续高烧。后来实在支持不住,躺倒了。”警卫员抬着陈锡联下山,路遇徐向前。徐向前摸了摸陈锡联额头,大吃一惊:“烧得这么厉害?赶紧到医院,找个老中医看看。”陈锡联被抬到设在北川的红军医院,病情很严重“六月的天气,已经很热了,别人都穿着单衣,或光着膀子,我却穿着棉衣,盖了好几床被子,还是觉得冷。头发一缕一缕地向下掉,正常人的头皮发青,我的头皮却是又红又肿,头发全掉光了,成了‘和尚头’。”警卫员“他看我一病不起,人都变了形,以为我不行了,经常一个人在那里偷偷地哭。”


老中医请来了,给陈锡联把脉,说:“你这个病可是很重哟。”陈锡联问是什么病,老中医说是伤寒。开了几副药,仍未见效。主要是陈锡联吃不下东西。老中医说:“不吃东西怎么行?”正好,师长陈再道(55年上将)关心搭档,送来十几只鸭子,老中医就让警卫员把鸭子杀了炖上,不让吃肉,只喝汤。“喝了十几天鸭汤,老中医再来把脉,感觉到陈锡联的脉搏跳得有力了,哈哈大笑,说:‘你有救了。”


又过了十几天,陈锡联慢慢不打寒颤了,感觉背心发热,身上有点劲,可以下地走动了。在北川住了一个多月,陈锡联出院,返回部队。(来源:网上收集)